故乡河

2020/05/21      杨国民

  

    故乡河没有名字,从附近的山林里缓缓流来,环村向远方流去。

  在我的印象里,故乡河很弱小、很普通,甚至有些卑微。从童年到少年,在我与她相处的日子里,我一直没有觉得她怎样,我对她可以说是冷淡的,漠然而视。离开故乡,久居城里,面对城市的喧嚣与浮华,面对“水泥森林”的冰冷无情,面对扑面而来的雾霾,我才又一次想起了她。

  秋夜,月圆。我回到了久违的故乡,又逢故乡河。一轮圆月,空旷苍穹,星光点点。此时此刻,河边静极了,无雨、无风,只有秋虫远远近近的几声脆微的呢喃。清澈的河水恬静地流淌着,月圆的倒影叠印在细碎的波痕里,如梦如幻。偶有鱼儿游过,河面上撩起一道“闪电”。

  河边的花草树木静静地笼罩在月光里,有些斑驳、隐约,更带有几分神韵,整个构图,恰似一幅水墨丹青,美轮美奂。顺着河流远去的方向眺望,清清的河水就象一条优美的素练向远方轻轻地泻去,徐徐缓缓,神采奕奕。当然,还有一种味道荡漾着我的鼻翼,那是青草的芳香,野花的芳香,也许是树根底下蘑菇的芳香,沁人心脾。

  只有两根圆木架起的小桥,简单、随性。我悠然地坐在小桥上,追溯起儿时光阴;秀敝,我仿佛看见年轻的母亲向我走来。母亲一身碎花夹袄,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一双粗糙的手端着一个大大的铁盆,盆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母亲就蹲坐在小河边,轻轻地漂洗着我的汗衫、衣裤;秀敝,我仿佛看见一群男孩子向我走来,鱼贯般下到河里,赤裸裸地追逐嬉闹?烧庖磺卸荚度チ,现在的我只能把他(她)们珍藏在记忆里。

  我高高地挽起裤管,赤一双脚,徜徉在河边的沙床上,静静地欣赏着无垠的月光,无边的风景,吸吮着无际的爽朗和清新,心旷神怡。我默默地俯下身躯,轻轻地捧起一把细腻柔软的沙土贴在脸上,一种久违的湿润与清凉旋即沁满心扉。走远了,回望沙床上留下的两串足痕,有一缕乡愁轻轻划过,却重重地刺痛了我的心。

  我突然有些惊叹。故乡河,你真美!可原来我为什么不以为你美呢?听人说,要是缺乏了对美的细致入微的观察,即使面对着明显的美,也不会以为美。倘使与之朝夕相处,司空见惯,那就更容易熟视无睹,麻木不仁了。对待故乡河,原来的我大概就是如此吧。

  月更明了,我惊奇地发现河边的庄稼、草木竟是那样茂盛。一畦畦抽了穗的稻谷,一片片结了桃子的棉花……杨柳榆槐,劲草秋菊,都充满了无限的生机。蓦然间,一种朴素的敬意和感恩的情素在我的心底油然而生。故乡河,是你奉献出了自己的血液和汗水,才有了蓬勃的生命,才有了春华秋实。你滋润了一方土地,养育了一代代故乡人。

  不求一生的辉煌,只求一生无私与坦荡。善良、谦逊、朴实,这就是我的故乡河。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