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柳青青

2020/04/02      杨国民

  春天来了。

  农家房檐瓦楞上的积雪嘀嗒出有韵律的节奏,像时钟在缓缓地走动。大地、山川上冰雪在春风里消融,还原出原来的样子。小河悄然解冻,流水潺潺,泛起浪花,欢快地流淌着。柳树起了绿色,杨树有了芽苞,桃树、杏树在酝酿着一场浪漫的花事。

  风软和起来,太阳也老早地露出了笑脸,记忆中的我歪歪斜斜地走过小河上的独木桥,越过两道笔直的铁轨,融进一片柳林。

  这是一片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柳林。林子里的柳树有的个儿高,有的个儿矮,树干或是怀抱粗或是碗口大,黝黑粗糙的树皮皲裂出沧桑的皱纹,有几棵还长了麻麻点点的硕大树瘤,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赡侵μ跻谰扇崛礤,修长窈窕,像瀑布一样轻柔地抚垂下来,在微风中摇曳出团团绿色的烟雾!傲裰,烟里丝丝弄绿”便是最好的写照。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贝悍缦跋,春阳暖暖,柳枝抽出娇小嫩绿的新叶,闪烁着刺眼的光亮。成群的麻雀站立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蒲公英在树底下摇曳着黄色的花朵,苦麻菜舒展着纤细的手臂,野地黄极度张扬摇摆着粉红的喇叭花,小根蒜也顶着长长的“触角”摇晃起来。徜徉在柳林蜿蜒的小道上,感受曲径通幽的惬意。头上有春燕呢喃,一对对翩翩起舞;脚下有绿草青青,一丛丛野花散发出阵阵幽香。就是这样,毫无经意地走着,放松心情,放飞遐思,任凭柔柔的柳枝轻轻地拂在脸上,扫过眉梢,像母亲细腻柔软的手划过,温和而善良。春天的柳林就是这样充满诗情画意,叫人流连忘返。

  随手折下一截柳枝,两指有力拧动,使劲一抽,那层皮与白白枝条旋即脱离开来,截一两寸,用指甲轻轻地掐去皮管一端老皮,放在嘴中,总会吹出一段悠扬清脆的乐章。柳笛声声,风中盘旋,林间荡漾。蝴蝶身着艳丽的彩衣飞了过来,成双配对,上下盘旋,追逐着爱的梦想。肥胖的蜜蜂飞了过来,穿梭在花丛间,忙忙碌碌,成就着辛劳和繁忙。轻盈的蜻蜓飞了过来,平行着双翅,翘着尾巴,优雅地舞着,演绎着一种浪漫,营造着无边无际的遐想。

  柳絮飘飘,如雪花般纷纷扬扬!拔薹绮诺降,有风还满空;缘渠偏似雪,莫近鬓毛生!币黄、一团团洁白轻盈,不管你愿意与否,都肆无忌惮与你做着最亲密的接触。它们像精灵一般,温柔地扑在你的脸上,俏皮地粘在你的身上,顽皮地贴上你的眉梢,有甚者还会倔强地钻进你的鼻孔。它们还会纠集在一起,像白色的绒球在地上打滚,跟着风儿随意游荡。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春风荡荡,春雨绵绵,杨柳依依、柳笛声声,柳絮飘飘,乡愁满满!按艘骨形耪哿,何人不起故园情”。离开故乡三十年,想起柳林,自然也会想起柳林身边的人们。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还好吗?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