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新考

2019/09/11      田立坤

  棘城,又稱大棘城,始見于北魏崔鴻所著《十六國春秋·前燕錄》。曹魏初年,鮮卑慕容部遷居遼西,魏明帝景初二年(238年),首領莫護跋從司馬懿討遼東公孫淵有功,拜率義王,“始建國于棘城之北”。東晉惠帝元康四年(294年)莫護跋之重孫慕容廆以棘城即顓頊之墟也,移居大棘城。東晉成帝咸康三年(337年),慕容廆之子慕容皝在棘城稱燕王,署置百官,是為前燕之始,棘城成為前燕的第一個都城,咸康七年,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龍山之西為福德之地,營建龍城,第二年(342年)遷都龍城,棘城被降為縣。棘城最后廢棄是在公元447年,即北魏太平真君八年將棘城并于龍城縣之后。棘城作為慕容鮮卑的政治中心雖然僅48年(294—341年)的時間,但此其期間正是慕容鮮卑政治、經濟、軍事等都得到迅速發展時期,所以,棘城作為前燕的第一個都城,占有重要的歷史地位,而且,具體確定棘城的位置,對從考古遺存上研究慕容鮮卑及三燕文化也具有重要的意義。一、以往對棘城位置的判斷關于棘城的位置,以往大體有兩種說法。其中,最早提出,也最有影響的是唐杜佑的《通典》卷一百七十八柳城郡條稱:“漢徒河縣之青山在郡城東百九十里,棘城即顓頊之墟,在郡城東南百七十里!彼未摹短藉居钣洝芳囱匾u“棘城即顓頊之墟也,在郡東南一百七十里”說。因唐柳城郡治即今遼寧朝陽市,所以,此后研究東北史和烏桓鮮卑史比較有影響的如金毓黻的《東北通史》、馬長壽的《烏桓與鮮卑》都根據《通典》說的方位里距將棘城推定在今錦州市附近,徒河之青山在今義縣附近。中國歷史地圖集編輯組編輯的《中國歷史地圖集》則進一步將棘城置于今義縣西偏南的磚城子。王綿厚、李健才編著的《東北古代交通》則認為“柳城東南一百七十里的棘城,應置于今遼西義縣以南大凌河西岸的七里河一帶”。韓寶興在《遼東屬國考一一兼論昌黎移地》一文又認為“棘城與大棘城應是子母城”,把棘城置于今葫蘆島市女兒河北岸臺集屯英房子村漢城址“英城子”,把大棘城置于今錦西縣臺集屯鎮西北小荒地古城址。還有解放前日本人編的《滿州歷史地理》及孫進已、馮永廉主編的《東北歷史地理》將棘城置于今錦州市北境,但沒確指其地。以上所述各家說法都是依據《通典》所說的方位里距得出的結論,可稱為柳城東南說。另一種說法是《清一統志》認為:“大棘城在義州西北,徒河舊城在錦縣西北”,《盛京通志》和楊守敬的《西晉地理圖》則認為棘城在今義縣,徒河在今錦縣西北。義縣在今朝陽市(唐柳城郡治)東略偏南,義縣之西北即朝陽市之東或東北,與《通典》所說柳城郡東南相悖,可稱為義縣西北或義縣說。但上述兩種說法也有相同之處,即棘城在朝陽市之東,只是偏南或偏北的區別,大方向是一致的。二、考證棘城位置應注意的幾個問題

  棘城在文獻中記載不多,尤其是沒有明確的座標,所以才使眾說不一。綜合文獻所記,棘城位置應符合以下七個條件。首先,棘城應有早于三國時期的遺存!妒鶉呵铩で把噤洝贰稌x書·慕容廆載記》都稱莫護跋魏初率部遷居遼西。于公元238年“始建國于棘城之北”,可見莫護跋并不是建國于棘城,而是以棘城為莫護跋建國之地的座標,棘城在此之前早就已經存在了。而兩漢時期遼西地區郡縣中又沒有棘城,且棘城又被稱做“顓頊之墟”,由此,推測棘城應該有早期的遺存,棘城之名可能始于戰國。所以,具體確定棘城位置時,要注意漢、戰國及其以前的大型遺址(城址)。第二,棘城臨河。據《太平御覽》引范亨《燕書》稱,后燕慕容盛在龍城稱王時(398年10月一401年8月),筑龍城宮殿,大棘城河岸崩,出土鐵筑頭1174枚(此處可能有誤,“鐵筑頭”為夯筑工具,不可能有這么大的數量,姑且記此存疑)?芍桥R河,而且,很可能在河的右岸。這種鐵筑頭也不可能是前燕時期的,進一步證明棘城有早期的遺存。第三,棘城當距龍城不遠,且在龍城之東或北。咸康八年,慕容皝將都城由棘城遷到龍城,北魏太平真君八年,并柳城、昌黎、棘城三縣屬龍城縣,此柳城為漢柳城,位于今朝陽市(龍城)南二十五華里左右的大凌河東岸袁臺子村北,昌黎為前燕所徙之昌黎,位于今朝陽市西南約九十華里的大凌河東岸木頭城子。當時的縣所轄范圍不會很大,如前舉龍城距柳城不過二十五華里,距昌黎不過九十華里,柳城距昌黎不到七十華里,因此說,棘城距龍城亦不會很遠。而且,柳城在龍城之南,昌黎在龍城之西南,由此推斷棘城應當在龍城之東或北,但北魏時龍城之北不遠即為契丹地,因此,棘城應該在龍城之東。

  第四,棘城距“棘城之北”亦應很近!妒鶉呵铩で把噤洝贰稌x書》均稱莫護跋“建國于棘城之北”,同時,又說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龍山之西建龍城,龍城(朝陽市)距柳城(袁臺子附近)僅僅二十五華里左右,距龍山(城東鳳凰山)僅隔大凌河,依此推斷,棘城和“棘城之北”也應很近,而且,以棘城為慕容氏建國之地的座標,說明附近沒有比棘城更大的城址。第五、棘城附近有黑石谷。黑石谷是以地貌特征命名,所以,黑石谷應多黑石。第六,棘城當處在大凌河谷這條交通要道上,而且,地勢亦比較開闊。大凌河谷地是聯結東北與華北之間的重要交通要道,在遼西乃至整個東北都占有重要地位,慕容鮮卑從徒河之青山遷到大棘城,此時,正是慕容鮮卑迅速發展時期,其所選擇的都城位置不會遠離大凌河谷這條交通要道。而且,宇文、段氏、高句麗及石季龍都曾以數萬的兵力圍攻棘城,可見,棘城還應具備一定的規模。第七,棘城作為前燕的第一個都城,附近應有豐富的魏晉及三燕時期的遺存。三、棘城之北與徒河之青山莫護跋先是遷居遼西,繼而“建國于棘城之北”,其孫涉歸又率部遷于“遼東北”,涉歸死后,其子慕容廆又因遼東北地僻遠,又遷于“徒河之青山”,而后遷于棘城。確定“棘城之北”與“徒河之青山”對考定棘城的位置具有決定意義。以前諸家推斷棘城位置均沒注意到“徒河之青山”與“棘城之北”的關系,且把“徒河之青山”做專指解。竊以為“徒河之青山”并非專指某地,而是泛指一個地區。如莫護跋最初之遷居遼西。涉歸之遷邑于遼東北,均是泛指。據考,今遼西北票境內的牤牛河及其匯入大凌河之后一段,即古之“徒河”!扒嗌健奔粗附癖逼本硟却罅韬觾砂吨荷,這在《北齊書》中有明確的記載!侗饼R書·文宣帝紀》天寶四年(553年),高洋出師伐契丹,十月“辛丑至白狼城。壬寅經昌黎城”!肮锩陵枎熕,倍道兼行,掩襲契丹。甲辰,帝親逾山嶺,為士卒先,指揮奮擊,大破之”,同時,“司徒潘相樂率精騎五千自東道趣青山”,“于青山大破契丹別部”。此次高洋的進軍路線即今大凌河谷地,白狼城即今喀左縣黃道營子古城,昌黎即朝陽縣木頭城子古城,陽師水為今朝陽市東北注入大凌河的顧洞河。高洋癸卯到陽師水,第二天(甲辰)即與契丹接戰,并大破之,其地點當距陽師水不遠,相當于今北票南一帶,司徒潘相樂破契丹別部的“青山”當在其東不遠。唐代的青山州亦在這一帶。唐青山州乃析玄州置,玄州領靜番一縣,靜番即在營州東北。而且,唐青山州遼時又為川州,遼川州是有確址可考的,即今北票南八家鄉四家板村南的古城址,此城北南臨大凌河,在朝陽市東偏北五十華里左右。北齊與唐的青山當是治襲魏晉時的“徒河之青山”而來,所以說泛指的“徒河之青山”即指今朝陽到義縣段大凌河兩岸地帶,“棘城之北”亦在此范圍之內。 “徒河之青山”大體范圍確定之后,在此范圍內有兩處遺址與“棘城之北”有關。一是前面提到的遼川州城,即四家板古城址,但因目前所做工作不多,沒有對城址進行科學發掘,僅從地表采集到的標本還不足以準確推斷其使用年代。另一處是四家板古城址西北約十華里的金嶺寺村西北大凌河東岸魏晉時期建筑址,其建筑規格較高,絕非一般居住址,但亦因工作較少,還不能確指其范圍和性質。

  (待續)

責任編輯:崔旭

電話(傳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辦:北票市新聞宣傳中心
備案/許可證編號:遼ICP備10206907
版權所有:東北新聞網

性爱小说